【一位26歲母親的自我救贖。】在遺棄4個月大女兒7天后,內心焦灼的莉莉選擇尋回女兒。這次,她決定不再放手,帶著女兒再次開始四處求醫。無論前方等待自己的是什麼結局,她都不會再丟下親生骨肉的手。
  □東方今報首席記者 趙丹/文
  首席記者 劉棟傑/圖
  焦作市民莉莉(化名)這輩子最後悔的事發生在今年2月16日,當天她遺棄了親生女兒。7天后,她輾轉又尋回女兒,“就是走(死)也讓她在我懷裡走。”這個舉動,是一個26歲的母親還不算遲的“贖罪”。
  ◎無奈之舉 她把女兒遺棄在走廊
  “原以為‘放下’了,卻‘天天哭’,想知道這個小家伙怎麼樣了?”
  今年26歲的莉莉老家在焦作,曾育有一子一女,離婚時都判給了前夫撫養。
  後來,莉莉結識了比自己小3歲的男友,於去年10月生下一女。莉莉稱,戀愛時,雙方家人均反對,就算生了孩子兩人仍沒結婚。
  女兒生下後,發現患有疾病,先是脊柱裂,後併發症肺炎、顱內感染,最後經診斷為重度腦積水。莉莉稱,她帶著女兒到鄭州求醫,先後花了“十多萬”。
  今年2月16日,莉莉做了此生最後悔的一個舉動。深夜,她將女兒放在了鄭州一家醫院的走廊里。
  莉莉稱,丟下女兒“是為了救她,想給孩子找條活路”,她聽說這家醫院治小兒腦積水不錯。除此之外,莉莉稱也是因為“自己沒錢了”。
  隨後,莉莉回到老家。原以為“放下”了,卻“天天哭”,想知道這個小家伙怎麼樣了?有沒有得到治療……
  ◎匿名打探 終尋回女兒
  “當看到正在接受治療的女兒,我哭得都出不來聲了,我要接走女兒,守在她身邊。”
  放心不下女兒,莉莉開始悄悄往鄭州打電話。
  先是以自己親友的名義,向醫院打探女兒的情況。得知女兒被民警送往鄭州市兒童福利院(以下簡稱兒童福利院),她又給兒童福利院匿名打電話。
  兒童福利院收養科科長趙靜透露,工作人員確實曾接到自稱莉莉親戚的來電,詢問孩子情況,工作人員還讓對方轉告孩子父母,孩子現在最需要的就是父母,希望能來領走。
  自己的悔意,加上福利院的勸說,莉莉心裡最後一絲防線突破,她決定來鄭州,要回自己的孩子。
  莉莉來到打聽到的“天使驛家”,這是兒童福利院設立在市中心醫院的新收養兒童救治病房。“當看到正在接受治療的女兒,我哭得都出不來聲了,我要接走女兒,守在她身邊”。
  23日,莉莉前往鄭州市兒童福利院,寫了情況說明,介紹遺棄女兒又後悔的來龍去脈,並出示與女兒的合影照片等證明材料。考慮到莉莉心情迫切,福利院在比對材料無誤後,簡化程序,讓莉莉帶走了女兒。
  ◎不再放棄 要和孩子在一起
  “即使面臨缺乏醫葯費,即使面臨無處求援,這回也決心和親骨肉在一起。”
  昨日上午,莉莉抱著4個多月大的女兒,“借”坐在病友房中,她還沒有等到床位。
  莉莉懷中的女兒,不哭不鬧,頭部比同齡孩子要大很多,不時翻出眼白。
  “就是走(死)也讓她在我懷裡走。”莉莉低頭盯著懷中的女兒,話語簡潔有力。即使面臨缺乏醫葯費,即使面臨無處求援,這回也決心和親骨肉在一起。
  莉莉稱,遺棄女兒是自己提出來的,所以覺得對不起女兒,但也是無奈之舉。遺棄女兒時,她在女兒小包裹里放了長長的字條,細述自己的無奈之舉,懇請好心人收治。直到真的見不到女兒,才後悔刻骨。以後“聽天由命吧,哪怕一線希望,我也不會再放棄了”。
  據主治大夫稱,莉莉女兒目前情況比較嚴重,醫院會全力救治,“代價比較大,10萬~15萬也不一定能治好,只是說有希望。”
  昨日下午5時許,莉莉在電話中透露,女兒已經用上了藥。一鍵分享到【網絡編輯:李鵬勛】【打印】【頂部】【關閉】
     (原標題:寶貝對不起 不是不愛你 一個遺棄嬰兒母親的“救贖”)
創作者介紹

victory

wj83wjntx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